你好,欢迎来到我要学-我要发|9528208.com!

我要学-我要发|9528208.com

大理

  -----谨以此文纪念白族彝族贤达创建多民族共和一家的胸襟
  
  -----谨以此文纪念亚欧各族先圣雄创多种宗教信仰于青藏高原的精神
  
  -----谨以此文纪念世界精英开创人类依赖自然科技和自然环境生存的文明
  
  目录
  
  一、天梯
  
  鸟道
  
  爪道
  
  蜀身毒道
  
  二、天宫
  
  山国石国
  
  雪都水都
  
  光城花城
  
  鸟国兽国
  
  佛都塔都
  
  皇城民城
  
  三、天道
  
  茶马古道
  
  风道
  
  光道
  
  【序言】
  
  儒家创始人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是讲人活到五十岁对天道的体验。如果活到五十岁的人都能知天命的某一方面,二千多年来不知有多少亿五十岁的人,知天命的感悟就是一部浩如银河星星与生物细胞的文化体系了。看来有的没有知天命是白活了五十岁,有的知了天命却没有说出来等于是空活了五十岁,有的说出来没有记录下来,就是傻活了五十岁。尊重孔子的民族并没有实际行动上的人人尊重孔子,事事尊重孔子,处处尊重孔子。尊重孔子只是某些人和某些事情的某些方面,或者说只是停留在口头上和表面层次上的。我想呼吁以后,只要是人,只要是活到了五十岁,就要知天命;只要是知了天命的就是对的,就要敢于说出来,敢于记录下来,对子孙后代定有启发教育性。说到这里,网友们就会问张九紫你今年多大岁数了,你狂言的知天命是什么。我知的天命,是我今年在五十岁时,与同事去云南大理旅游之时和之后所获得的感知。中国很多省名是以河、湖、山的方位而取名的,比如湖北、湖南在洞庭湖的南北,河南、河北在黄河的南北,广东、广西在珠江的东西,等等。云南取名的根据是?在彩云之南。哪里多彩云。中国热带与亚热带季风区,方位在中国的西南,八卦为坤卦,为生养的母卦。大理,在云南昆明去西藏的路上,简明的解释是大力调理、大的道理、大道之理。世间最大的理,莫过于宇宙生命的生殖之理。生殖必定要有山之骨架强健成生殖之势,土地的肌肉丰厚成生殖之形,花草树木的生长繁茂为生殖之态,即处处呈现出女性生殖器官,即风水的龙、砂、水、穴、向的图形。我是在天地母体那生殖气机生长的母体里孕育而生出的灵体,在年复一年时间与空间圆圈里,被太极生灵分分秒秒生养启发了五十年。明白今年夏天从湖北出发旅游云南大理回到湖北是太极圆圈,知道昨天的白天到今日的白天是太极圆圈,陌生的大理从此被我天天圈住,从历史书上耸立了空间的崇圣寺三塔读大理生殖的历史,从美丽人心的电影《五朵金花》读大理生殖的民情,从宗教武功修炼于心的小说《天龙八部》读大理生殖的精魂,大理成了生命灵魂生殖之谜的神秘大理,在迷惑之中,渐渐明悟了自己和动物与花草树木的色彩与图案,共同以圆圈形式灵动着相同的生机气脉。这个圆圈是人类睁开的眼睛和利用的天文望远镜在看大千世界:卫星固体圆圈,围绕行星转动圆圈。行星实体圆圈,自转圆圈,围绕恒星公转圆圈。恒星光芒圆圈,银河系和河外星系旋成螺旋光圈,光辉无限明亮宇宙圆圈。这个圆圈是人类静思的天眼和利用的显微镜在细察微观世界:阳光明亮圆圈,花朵光洁圆圈,水滴透明圆圈,沙粒纯正圆圈,细胞生机圆圈,电子、质子和中子运动圆圈。我大彻地明白了宗教的产生:悟出光辉的善性,从天上洒播下来,普渡众生到达上天,呼醒人类怎样走到天国去的人群被拜为佛教;道出光芒的神性,从天空倾泻下来,生命是来自于上天,唤醒人类只有上帝能救赎人的罪孽被尊为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慧识光亮的仙色,从天空漂流下来,公开了宇宙的天道机缘,指引人们永远活下去必到天宫的人群被敬为道教;识得光明的正气,从天庭撒泼下来,告诉人类是天生地的地生人的天然,人怎么到达上天的人群被推为儒教。我终于大悟地知道宗教的伟大了:宇宙星辰辐射的微波能量,光气冷凝地囿于形,聚集化合为行星、卫星和水。水又吸收光气微波能量,孕育生殖了生命的植物、动物和人类。生命之灵的人类生殖了精神信仰的多种宗教,同时生殖了生存条件的科技文化。地球是无数圆圈物质按层次组成的圆圈实体,地球上的生命是微波光气能量向下所生,生成的生命顺应光气微波能量的呼唤要走向天宫去,即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中的上帝生人、造人而救人上天,即佛教、道教、儒教的生命下凡修炼成仙佛神而自我升天。伸展在时间和空间里的天路在哪里?植物、动物和人都在进行生命走向的试寻。
  
  【一、天梯】
  
  【1、鸟道】
  
  当时去云南旅游只是想去看看那里茂盛的花草树木和恐龙化石、古猿化石,一睹生命起源的那片热土的丰姿厚实。五十岁啊,第一次坐飞机,确实有些可悲,但一种新奇别样的感觉从心里滋生。七月的中国,其它省份是流火季节,人在炎热的烦躁里必定向往身心凉意的地方,那就是在大白天想要快速地走进清凉如水的深夜,从低海拨的地面快捷地飞向高海拨的天空,去月宫与嫦娥共临清风、伴从桂树、戏逗玉兔。要凉爽身心,只有去云南、进大理。夜晚乘坐飞机去昆明,恍恍的梦幻间,自己犹如中生代的翼颈龙,在天空直奔大理天龙八部神居住的,名叫崇圣寺的天龙寺。飞机在上升,人群在下面退缩得没有影子,高高的楼房和群山低矮下去,宽宽的河流窄成了弯曲的丝带,缕缕白云从机翼上飘掠而过,犹如得道成仙之势,德化成神之气,善果成佛之形的人在夜晚升天。再往上升,我感觉自己如同仙、佛、神坐着非凡之鸟的孔雀,或凤凰,或崇圣寺三塔上的金翅鸟,惚惚的梦境里,自己变成天龙八部神中的金翅鸟神,踩着团团白云铺就的天路走向天宫,轻轻盈盈,飘飘然然,凉哉,快哉地飞翔。望渺渺天穹只有两种颜色:洁白和湛兰。洁白如脸色漾起笑容,如轻轻的天音在吹嘘,湛兰如草木生长身姿,如盈盈的天衣在飘动。是成仙、成神、成佛的美女们,在正面迎接我去天宫,定睛一看,是蓝衣白脸的空姐们。不,在我,她们是空妹们,或叫空女们。她们或丰腴,或苗条,个个超凡脱俗,天女的资质与音容,这不是大理的金花吗,远道千里迎接我们去感受她们家乡美丽的成因。此时此刻,此情此境,这是我人生第一境界的享受,如是悠哉乐哉起来,闭目听或紧或松的风声,似是如睡如醒之间,感觉鸟们,一只只多起来,一群群无以计算,先是原始的始祖鸟,后是现代鸟类的大雁和鸥们跟随我朝昆明飞去,其它鸟类,先是七月份的候鸟,随后是八月份的,九月份的,十月份的,十一月份的。鸟类们的父母子女集体互相鸣叫着朝天空飞。坚持啊,绝不能掉队,云南的天池就在前面。声音如夜色的潮水在天空中涌动无垠的波浪,如深厚的天音淹没了群山、河流、草木、庄稼的韵律,是纯真的仙乐,是正气的神曲,是慈善的梵音,这是秋冬候鸟的生存生命的飞歌。北方已尽寒冷,精灵的鸟类为了产卵生殖后代,从千万里之外的青海湖与更远的西北利亚飞往靠尽赤道的云南滇池、洱海、西湖,茈碧湖、程海,芦沽湖等高山湖泊,走一条由天空到这些天池的路,叫做鸟道吧。什么时候起有鸟道的呢。二亿年前,动物适应环境竟争进化生殖出哺乳类和始祖鸟类。鸟类为了生存,前肢奋力向上拍打空气变成翅膀,后肢拚力朝上跳奔变为瘦腿,终于走出一条不被其它动物吃灭和被冷气冻死的道路。上面为天,为快乐生命的天宫。有了天途鸟道,鸟类才活命到现在。上天的道有两条,一条从草丛与树梢由东朝西直飞天宫云南大理的鸟道,一条从北往南直飞天宫云南大理的鸟道。由于有五十岁,我坐飞机之时,感觉飞走在从东向西的鸟道上,感悟着鸟类生存的艰苦和延长生命的真谛:身体里所有碳、氢、氧、氮原子组成细胞分子,所有细胞分子组成身体,所有的身体成群团结,朝生命之源的微波能量的天空飞去,才能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辉。人类要生命永存也只有走这条道路,用这种方式集体朝天空走去。
  
  【2、爪道】
  
  飞机着地的颠波使我从幻觉中回到现实里,昆明就到了,好快啊,如果从地面坐火车到昆明怕要两天两夜吧,如果坐汽车到昆明怕要一个星期吧,如果步行,不少于一二个月吧,同一目标,到四季如春的云南天宫,走的路不同,感受就不同啊。我这么想着在灯光里进入天宫梦境:荒洪的黑暗裂开成模糊的辉煌,微波能量的光气倾洒向激荡的海水,犹如恒定的四十六亿年到三十一亿年的太古代,在无机物世界生殖出有机小分子,有机小分了形成生物大分子,生物大分子组成多分子体系,再由多分子体系生成原始生命。非细胞形态生命生殖出细胞形态生命的蓝藻,有灵气的蓝藻感应上天微波能量光气的呼唤激情地要走向天空。天梯在那里。微波能量之光的气态囿于形的地壳产生灵动感应,剧烈变动在十五亿年到六亿年的元古代,一支生命生殖发展为植物的绿藻,一支生命生殖发展为动物的云南玉溪市澄江帽天山软体生物群的云南虫、抚仙湖虫、帽天山虫、三叶虫、水母等。植物和动物感知自己的生命源于上天的微波能量的光气,它们一同约定要走向天宫去。怎么走,上天的路在那里。同是微波能量之光的气态囿于形的地壳再次振动,天梯的亚欧大陆广大地出现在四亿年前的古生代,植物与动物结伴地利用身姿的触角爬上天梯的云南。这是一个广大的空间,光气明媚,温暖快意,波光从上照射下来,天宫还在上面。一齐爬上天去,同源于微波能量之光的气态囿于形的地壳被感应进行造山运动,天梯之路的云南丘陵升起在三亿五千万年前,又接近了天宫一步.蕨类植物生殖出裸子植物,两栖动物生殖出爬行动物的云南楚雄州巨型禄丰恐龙和许氏禄丰恐龙、云南罗平山鱼龙等。一齐爬上天去,同源于微波能量之光的气态囿于形的地壳受感召又进行造山运动,天梯之路的云贵高原升起在一亿三千五百万年前,天宫又接近一截。裸子植物生殖出被子植树物,爬行动物生殖出哺乳动物腊玛人的绿丰猿猴。一齐爬上天去,同源于微波能量之光的气态囿于形的地壳被灵动再次进行造山运动,天梯之路的青藏高原升起在八百万年前,天宫已近了。
  
  【3、蜀身毒道】
  
  大理点苍山是天宫青藏高原的东面边缘,洱海和东面的山峰是云贵高原的西部边缘,几百万年还在这个地方爬动,实在是太慢了。植物们以朝天空生长的形象终于启发了动物,要站起来走上天去。动物中的一类元谋人象树木一样站起在一百七十万前,走成了人类。一个人在笔陡的深沟里仰望天空,只能踩出一些脚印,却想不出走上蓝天的道路,一家人劳作在宽广的山腰只能走出小泥路,却找不到走上月宫的大路,一族人站在雄峻的高山上只能走出大路,总想有走到天上星星那里的通路。这一族人与那一族人想到一起,共同探索怎么走向天空的路。无路的荆刺处,走啊,凭一双双的肉脚在土石上走出一段段路;崖壁挡住去路,凿啊,凭一双双的肉手用石铁在石崖上凿出一截截路;激水切断来路,搭啊,凭一个个的家族在深沟上搭起一座座桥梁,还是没有走到长命百岁,穿着云彩般衣裳,吃着玉露琼浆的天堂。时间漫漫,延伸到公元前一百二十二年,汉武帝以天之子的身份,以通达天下的思路开辟了西南丝绸之路的蜀(四川)身毒(印度)道。始于四川的朱提道和灵光道的天路逶迤进云南,在楚雄汇合后蜿蜒到大理,再并入博南古道,跨澜沧江,越永昌道、腾冲道而出缅甸、印度等国的多民族共同发展的通天之道完全打通了。白、彝、傣、景颇、佤、阿昌、独龙、傈僳等原始家族在这条古路上的南来北往,互相寻求上天的大路之时,为民除恶保生存的本主精神,融合沿途传播在天地间求得真气而上天成仙的汉族道家文化、在世间做得仁爱而上天成神的汉族儒家文化。公元七百三十七年蒙舍诏王皮罗阁在唐王朝大家庭的胸襟里,一统各霸一方相互攻杀的六诏部落,建立多民族于一家的南诏国,从起源于道家文化的巍宝山迁都大理,建太和城,再融合在人世间行慈施善而上天而成佛的汉族、印度佛家文化,共同创造了华夏大家庭,和睦于天地之间、生存在历史之中,修身养性达到真,善,美的相容。有了共享天国欢乐的胸心,古道难行也易行,各族人民在千难万险中用马蹄和人脚,运载丝绸、布匹、邛竹杖、瓷器、铁器、漆器、茶叶等到昆明、到大理、再到缅甸和印度各地,从南亚携回宝石、珍珠、海贝、琉璃、棉纱、煤油等到大理、到昆明辗转贩卖。吃的、穿的、用的全是仙宫、神殿,佛堂的珍品,天堂就这么找到了。在这条横亘几千里的多民族的古道上,百里横断山脉的博南山主峰,山势险峻,西临滚滚澜沧江为天然屏障,山顶叠立成守护大理仙园、神宫、佛国的一丁当关的护法武将,坐镇成整条古道上最为凶险重要的一道门槛。沿古道留下邛崃文君井,盐津袁滋摩崖碑,昭通晋墓,昆明大理国经幢,大姚白塔,弥渡南诏铁柱,大理三塔寺,南诏德化碑,永平霁虹桥,保山卧佛寺,德宏缅塔等文明古迹。曾建立过巴、蜀、滇、南诏、大理等地方政权。这条古道与今天的川滇公路、滇缅公路、缅印公路走向一致,有的地方甚至重合。这条古道连接跨宁夏、甘肃、新疆,越葱岭到中亚诸国、西亚诸国,再到印度的西北丝绸之路成一个偌大的太极圆圈,将天宫青藏高原团团围住。走在这条天路上的人都是探索天宫生存生殖的人,都是心存仙心植物之灵、神根人类之魂、佛缘动物之基的人。天宫就在亚欧人的眼光之中,就在地球时光的敬仰之上,矗立起亚欧人民开创宗教信仰和科技文化的文明。
  
  

上一篇: 父子村长
下一篇: 酒吧过后